<listing id="xpfhx"><ins id="xpfhx"><dl id="xpfhx"></dl></ins></listing>
<cite id="xpfhx"></cite>
<cite id="xpfhx"></cite>
<cite id="xpfhx"></cite>
<cite id="xpfhx"></cite>
<var id="xpfhx"><video id="xpfhx"><thead id="xpfhx"></thead></video></var><cite id="xpfhx"><strike id="xpfhx"></strike></cite><var id="xpfhx"><video id="xpfhx"></video></var>
<ins id="xpfhx"><video id="xpfhx"></video></ins>
<cite id="xpfhx"></cite>
<var id="xpfhx"></var>
<var id="xpfhx"></var>

為何說,越南無法成為下一個“世界工廠”?

近年來,關于中國制造業向東南亞、南亞國家轉移的討論熱度不減。這批國家政治、經濟、地理、文化等要素相近,越南是其中一個極具代表性的分析樣本。由于美國對華大幅增加進口關稅,中國制造業確實出現了加速向越南轉移的現象。

值此之際,越南政府推出了雄心勃勃的戰略規劃,試圖爭取“世界工廠”地位,并在2035年成為高收入國家。后來,哈佛大學肯尼迪學院經濟學教授戈登·漢森(Gorden Hanson)公開表示,如果一定要選“下一個中國”,那就是成長最快的越南和孟加拉國。

于是,這一話題在世界范圍內越炒越熱。如今,許多越南人相信,他們的國家將在十年內趕超中國??勺屓嗽尞惖氖?,中國國內也有個別人,為越南制造唱起了贊歌。其論調包括“三星原來在中國有2億部手機產能,但現在都轉移到了越南”等等。對于這一議題,有必要明確的一個觀點是:越南要成為“世界工廠”,應該是不可能實現的目標。另外,中國制造業向越南“轉移”的本質,是國內供應鏈規模及生產網絡不斷擴大后的“溢出”,而且在“騰籠換鳥”、產業升級背景下轉移的主要是低端制造業。

越南,下一個“世界工廠”?

首先,越南的國家資源有著天然上限。歷史上,自第一次工業革命以來,全球先后有三個國家成為真正意義上的“世界工廠”,即英國、美國和中國。這三個國家成為“世界工廠”時的共同基礎條件包括:地域遼闊、資源豐富、人力充足以及市場龐大等。反觀當前的越南,只在人口體量上勉強過關,缺乏足夠的自然基礎要素支撐“世界工廠”級的規模。

其實,越南對應的模板應是日本。狹長的國土、接近破億的人口,讓越南確實像極了第二次世界大戰后重建時的日本。但是,即便日本在制造的巔峰時期,也未曾達到過“世界工廠”的層次,只是在部分高技術制成品領域取得過領先優勢。所以,越南制造與其說要取代中國,不如先將當年的日本或者韓國作為對標對象。

其次,越南的工業結構已經嚴重失衡。正如格申克龍準則所總結的,要成為“世界工廠”,必須擁有完整的工業體系,而重化工業必不可少。這是因為,重化工業約等于現代經濟的基礎設施,制造了大量原料、材料和工業器件等生產資料。然而,越南現有工業結構以輕工業為主,重化工業占比非常少。

縱觀全球,后發國家重化工業往往依靠國家支撐,難以在自由市場中發展起來。中國、韓國與日本就都是在“大政府”推動下,才建立起相對完整的工業體系。但越南如今的改革和發展路徑,貌似早已投入了所謂“自由化”的一套體系之內,并不具備不計成本推動工業化的決心與魄力。只要這一局面無法改變,越南的工業發展就只能嵌合在美歐主導的經濟秩序中。

最后,越南缺乏自主而完善的產業鏈。目前,越南制造業的主要運行模式,呈現兩頭在外的“半體外循環”狀態,即零部件、半成品供應主要來自中國,制成品主要銷售市場在美國。這使越南的產業發展異常依賴外貿,在“半體外循環”模式下,越南發揮的主要作用僅是組裝、制造成品。因此,越南在全球產業鏈中獲取的價值非常低。

據世界銀行數據,2019年,越南制造業增加值為431.7億美元,僅為中國的1/90。相對而言,中國之所以能相對獲得產業鏈上的更高附加值,是因為產業運行模式類似樹狀的“雙循環”結構?;谕晟频漠a業結構、豐富的國家資源及龐大的市場,這種生態模式孕育了全球最大的供應鏈網絡,既可以實現“無孔不入”的專業化分工,又能彼此配套及生產不同產品。

由于先天資源和后天建設發展的局限,越南顯然無法成為下一個“世界工廠”。既然如此,為什么三星、索尼、耐克等外國企業還要把在中國的產能轉移到越南呢?

越南承接制造業產能有自身的限度

伴隨著經濟轉型發展,中國制造業的發展環境較往日已大不相同:人口紅利逐漸消失,土地成本快速增長,以及產業升級趨勢愈發明顯等。這導致部分外資企業制造產品的成本優勢逐漸被“稀釋”。

與此同時,近年來中國電子企業迅速崛起也大大沖擊了外資品牌。比如,三星在2013年登頂中國手機市場后,就遭到一眾國產手機廠商包夾圍攻,并迅速淪落至國內二三線地位,最終其在中國僅剩不到1%的市場份額。既沒有市場,成本又在上升,三星再在中國生產手機已經沒有多大意義。

于是,三星就瞄準了在經濟發展、政策優惠、人口紅利和地理位置上有一定優勢的越南。那越南的具體優勢是什么?在經濟方面,近20年來,越南幾乎一直是東南亞地區增長最快的經濟體,吸引了日本、韓國等國許多企業前去“淘金”。

在政策方面,為了吸引外資,越南多次修改了外國投資法,將企業稅率降至20%,同時對部分企業實行“兩免四減半”等政策,即頭兩年全免、后四年繳稅減半。

在人口方面,2010年越南人口數為6200萬,而如今人口為9875萬,十余年暴增3600多萬。當前,越南全國人口的中位年齡是30歲,35歲以下青壯年占一半以上,勞動力充足。

在地理位置方面,越南與中國云南、廣西接壤,距離珠三角地區也很近,這使它在地理位置上得天獨厚,能最大程度分享中國制造和產業鏈的利益。

經過十余年精心耕耘和布局建設,三星已經在韓國本土之外建立起一個規模龐大的“越南基地”。目前,越南三星擁有涉及手機、電腦、顯示器等產品的8家工廠和1個研發中心,產值占三星集團總產值近30%。從越南角度來看,越南三星的產值占越南GDP的25%以上,三星產品出口額占越南出口總額的1/4。在韓國有句流傳頗廣的話:“韓國人一生逃不開的三件事:死亡、稅收和三星?!比缃?,想必這句話也適合放在越南人身上。然而,僅僅“吞下”一個三星就成這樣,越南又能在多大程度上承接中國制造業轉移?

結論可能并不樂觀??梢宰鲆粋€假想:東莞的地區生產總值相當于越南一半以上,而且工業占經濟結構的比重遠遠高于越南。如果東莞地區的制造業在短時間內都轉移到越南,結果很可能是越南制造業迅速膨脹:土地價格暴漲,人力成本大增,同時大量熱錢也會涌入,從而導致嚴重的資產泡沫,人民財富被洗劫一空,最終引發經濟、社會乃至政治危機等。

這樣的“經濟高燒”,恐怕任何一個國家都難以承受。因此,越南制造承接的“容量”有著難以突破的自身局限,勢必需要找到一個平衡點。越南對外經貿大學經濟政策研究院院長阮德成曾對外表態:越南發展的最佳狀態是,介于中國臺灣地區和馬來西亞之間的水準,完全不可能取代中國。雖然這位越南專家的表述比較謙卑,但定位還算準確。

既然越南無法成為“世界工廠”,也無法承接中國制造的巨大體量,那么國內熱炒的“制造業外流”本質又是什么?

第一,“制造業外流”的核心本質,實際上是國內供應鏈規模以及生產網絡不斷擴大后的“溢出”。從工業增加值的巨大差異來看,中國真正轉移到越南的是部分制造流程中的簡單生產和組裝環節,即對人力成本較為敏感的勞動密集型產業。這無可厚非,因為資本會遵循“冷酷”的成本計算規則。但是,中國其他高技術制造業或環節,比如高鐵、大飛機、核潛艇、半導體等幾乎不可能轉移出去。此外,雖然對外貿易相對興旺,但越南的貿易主要嵌合于美國的消費網絡,而生產主要嵌合于中國的生產網絡,因此越南極易成為中國供應鏈網絡的“外溢”以及通達世界市場的“中介”?;诖?,長遠來看,越南制造業之于中國制造業并不會形成此消彼長的替代關系,而是一種相互支撐、優化配置以及協同發展的模式。

第二,低端制造業向越南轉移,本質上也是中國持續多年產業升級的結果。早在2012年,中國經濟雖然仍在持續飛奔,但產業結構轉型升級的壓力已經日益凸顯。此后,隨著中國開啟“騰籠換鳥”“清理過剩產能”等產業政策調整,不少外企紛紛將低端產能轉移到海外,同時加碼國內高端制造業的布局。比如,三星2018年年底關閉天津手機工廠后,隨后立即宣布投資24億美元在天津新建全球領先的動力電池生產線。與此同時,三星西安存儲芯片工廠二期如火如荼。這一項目投資總額達150億美元,建成后將使西安成為全球最大的閃存芯片生產基地。除此之外,很多跡象顯示,對三星等眾多國內外企業而言,中國正在從低端的勞動力工廠,轉變成承接高端制造業的重要地區。

第三,中國制造向越南等新興經濟體轉移,也是中美貿易摩擦以及區域交流合作加強的產物。早在2008年,深圳國資就在越南海防市傾力打造了中越經貿合作區。經過十多年聯合推動,目前中越合作區內已有多家中國行業龍頭入駐,涵蓋電機、安全氣囊、電子元器件等領域。據不完全統計,截至2019年,60多家A股上市公司公布了對越南的相關投資。這使中國成為越南主要的外資來源國之一。

面對低端制造業外溢考驗的是國家智慧

無論如何,中國部分制造業正在向越南等國轉移是既定事實。在具體產業門類方面,中國的家電、家具、紡織、制鞋、電機、電子元件以及通信設備等行業企業均有在越南投建產能。這些相對低端的產業越來越多地向越南等國轉移,中國應該如何審慎對待?

目前,中國中西部仍有不少經濟欠發達地區,存在大量低收入群體。相比東部沿海地區,這些地方還有許多剩余勞動力、廉價土地等資源。東部地區產業向西部轉移,有利于促進當地就業、經濟發展以及產業鏈完善等,從而改善國家發展不均衡的狀況。與此同時,隨著《區域全面經濟伙伴關系協定》 (RCEP)的簽訂及推進,國內產業鏈轉移到東南亞,對促進區域經濟發展和國際合作同樣有著重要意義。作為有擔當的大國,中國在產業轉移上“達則兼濟天下”,還是“獨善其身”推進中西部發展,屬于多維議題。

綜合來看,中國正在發生的低端制造業轉移,是經濟、資本、人力以及政治等多重因素綜合作用的結果,要如何去把控調整,考驗的是國家智慧。

至于中低端產業轉移是否會倒逼產業升級,或許只有通過實踐才有答案。在本質上,產業轉移與產業升級是一個賽跑的過程。而在這個過程中,中國應該做的是減緩產業鏈向外轉移步伐,以及加快相關核心技術研發;更重要的是,全力降低生產要素成本,尤其是完善中西部地區的基礎設施建設以降低生產成本。

另外,在當前日趨嚴峻的全球貿易環境下,中國還應制定相關應對措施,減少國際政治因素引起的低端制造業外流,以及保護高端制造業不被迫遷出。畢竟不少低端制造業對當地經濟發展等仍有不小貢獻,高端制造業則一直是國內經濟發展的重要訴求。

從歷史上看,近一兩百年全球發生了三次產業轉移浪潮,即從英國到美國,到日韓,再到中國,而且基本是從低端制造業轉移開始。

如今,中國已成為當之無愧的“世界工廠”,但在部分低端制造業外流的情況下,一味渲染越南等國的威脅、全球第四次產業轉移浪潮開啟,或者一味強調中國制造的優勢,都不可取,而應該將眼界和格局放在全球、全產業鏈層面,更加冷靜客觀、立體動態地辯證看待中國制造業的未來走向。

至于誰將成為下一個“世界工廠”,正如前文所述的哈佛大學肯尼迪學院經濟學教授戈登·漢森坦承:這仍是一個謎題。但一種可能是,“中國將取代中國”,勞動密集型制造業或將分散到中國其他地方;抑或“中國+1”戰略興起,即一些公司繼續將大部分制造業留在中國,而部分業務分散至越南等地?!矩熑尉庉?額發】

來源:中外管理傳媒

IT時代網(關注微信公眾號ITtime2000,定時推送,互動有福利驚喜)所有原創文章版權所有,未經授權,轉載必究。
創客100創投基金成立于2015年,直通硅谷,專注于TMT領域早期項目投資。LP均來自政府、互聯網IT、傳媒知名企業和個人。創客100創投基金對IT、通信、互聯網、IP等有著自己獨特眼光和豐富的資源。決策快、投資快是創客100基金最顯著的特點。

相關文章
為何說,越南無法成為下一個“世界工廠”?
“越南制造”如何影響中國?
越南制造業火爆背后:外資帶飛,可自己沒有翅膀
美聯儲或將美國通脹和債務風險轉嫁九國,越南或將成翻版印度經濟

精彩評論

?